阿睡

灣家鹹魚一條在此!
主推雙黑太中!
來嘛來嘛愉快的小伙伴召集中!

【雙黑/太中】俺と彼(我和他)

失蹤人口回歸系列(
然後題目亂取的不要在意
不負責任的重OOC和排版混亂以及本篇中也視角
大概是原著向的分手paro,但是是糖。
請把它當作是七夕更新(喂
=
太宰治跟中原中也分手了,沒有為什麼。

那是在某次的性事結束之後,太宰治笑著看向正在抽煙的中原中也,用他那那好聽的聲音開口。

「中也,我們分手吧。」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盯著那雙盈滿笑意的雙眼,他毫不猶豫的開口:

「哦,那就分啊。」
「記得把你的行李帶走。」

「中也真是無情——」
太宰治把頭埋在枕頭裡,聲音悶悶的,就像受了什麼委屈一樣。

誰才是無情的那個啊。
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把煙熄掉,窩到被窩裡閉起眼睛,卻發現怎麼樣都睡不著。

==
第二天早上起床時,太宰治已經走了,從衣服到床上的印子一個都沒留下。

中原中也覺得心裡好像多了什麼又像少了什麼。
可能是那傢伙走了之後太安靜了吧。

「那麼多的是什麼?」
中原中也懶得思考,反正少了一個太宰治他還是要繼續生活。

於是中原中也像是以前那樣,繼續去做他的黑手黨,太宰治也繼續做他的偵探社員。

本就應該如此。

打從太宰治炸了中原中也的車那天就該如此。
打從雙黑不再是雙黑那天就該如此。

他們早就應該分開了,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就像一個笑話一樣。
中原中也多想這麼告訴自己,可是他貌似做不到。

看著鏡子裡的那張熟悉的臉,中原中也的心裡有種微妙的感受湧了上來,他不想知道那是什麼。

去廚房喝水的時候他發現了太宰治忘記帶走的蟹肉罐頭,紅色的鐵罐頭在冰箱裡那麼的扎眼。

「混帳。」
他暗暗的罵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不甘心還是其它的什麼情緒。

在強行無視了那個罐頭後他開始準備早餐,像以前那樣,準備了兩份。
是的,像以前那樣準備了兩份。

中原中也開始考慮今天是不是應該跟首領請個假,反正也沒有任務。

理由?

「失戀的散心之旅吧。」可笑得連自己都笑出聲。

===
於是在請完假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好像無處可去。

「中也——我們去海邊吧!」
那是不久前某條青花魚對自己說過的話,雖然當時拒絕了,不過現在看來是個好建議。

畢竟他已經好久沒有好好看過海了。

說來好笑,中原中也住在橫濱也不是一兩年的事了,可他最近一次單純的為了看海卻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還是跟某條青花魚一起看的。

====
大概是太宰治剛當上幹部那會,在某次任務完成後他突然拉住了正要回去的中原中也。
「中也,我們去看海吧。」
中原中也一下子甩開了他的手。
「你什麼時候有這麼浪漫的愛好了?不會是入水的時候腦袋進水撞到了吧?」
「小蛞蝓真是不解風情——以後絕對會一直是處男的吧。」

中原中也嫌棄的翻了他一個白眼,可他耐住了性子沒去揍他。

「......去哪看?」
「哦呀小矮人這是轉性了嗎?」
「再吵信不信我現在就達成你自殺的願望?」
「那還真是令人討厭,被中也殺死太糟糕了,一點都不適合我。」
兩人都安靜了一會,開口的是太宰治。
「橫濱那麼大,總會有海可以看的。」
中原中也思考了一下,他說:「上車。」

=====
站在夜晚的街道上,兩個黑色的身影並不顯眼。
就像他們本就屬於那裡一樣。

中原中也靠在欄杆上抽菸,太宰治站在他的身旁。
「中也。」中原中也沒有轉頭看太宰治。
「幹嘛?你不是要看海嗎?」他有點不耐煩。
「中也。」太宰治湊到中原中也的旁邊,又喚了一聲。
這次中原中也不爽了,他轉過去,不滿的看著他的搭擋。
「——」
中原中也忘記他說什麼了,但是他記得他是什麼意思。
「想啊,我想親你啊,太宰。」

把菸蒂丟到一旁,他伸手搭住他好看的搭擋的肩膀。
他親了太宰治。
那不像是親吻,更像是兩片羽毛輕輕的碰在了一起。

「中也。」
又是一樣的輕喚,把中原中也飄起的思緒拉回了地面。
視線開始清晰起來。
他看清了太宰治的表情。
太宰治在笑,笑得像個人類。

======
對中原中也來說,太宰治的到來很意外,就像一陣風。
還是龍捲風。
一場顛覆他人生的龍捲風。

太宰治是個蹩腳的傢伙,總是說一些討厭的謊言。
可中原中也相信他。

所以鬧劇就到此為止吧。

他撥通了太宰治的手機。

「哎呀漆黑的矮人找我有何貴幹?」
「喂太宰。」
電話的那頭安靜了一會。
「中也。」
「你是不是想我了?」
「誰會想你啊,青花魚。」
他咳了兩聲。
「你現在想不想親我啊,太宰。」
他站在那個人面前笑了出來。
「想啊,我想親你啊。」
那是太宰治第二次笑。
#Fin
你好這裡是習慣性拖稿的阿睡。
非常抱歉總是寫很無聊的文啊,不過果然還是希望有人可以留評。
來罵我也行啊拜託了只有一句話也好w
好了——下次見可能是明年所以先說新年快樂(?
然後這篇大概還有一篇太宰視角吧,希望它不要死在我的文件檔裡(。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