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必須歸去。

一次和男朋友的约会

只想寫迷你無腦段子的廢物本人了(。
!歐歐吸預警!

和男朋友出去约会了。
然后遇到了暴动的人群。
"喂,抓紧我。"他伸出手看着我,虽然我朝哥不会迷路,但是我还是很珍惜每一次小朋友主动牵我手的,毕竟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抓哪?"
"你觉得还能抓哪?"
"牵牵你的小手手?"
"……哎老谢你别走啊!!"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Fin.
贺朝:介绍一下,谢俞,我男朋友,是个狠人。

【合奏/狮心无差】一個和星星有關的故事


没有泉总像北极星这个梗各位别找我掰的! ! !
OOC.OOC审慎阅读,很短。

濑名泉不是很懂自己脑袋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在这里陪这个笨蛋看星星。
冷死了。
「せナ快看啊天上有好多星星☆」
旁边的国王大人指着满天繁星兴奋的说着。
「知道了知道了,所以说冷死了啊为什么我非得陪你这个笨蛋一起来山上看星星啊。」
骑士先生十分嫌弃。
但还是很好看。
银发的骑士虽然一脸不耐烦但还是跟着国王了。
真好,这是他的骑士、他的剑、他的铠甲。
是他的。
月永雷欧如此想着。
「因为せナ像北极星一样!」
月永小朋友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国王大人果然是笨蛋。濑名泉想。
「北极星才不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只是区区二等星罢了。
「给我好好上课啊笨蛋王さま。」
月永雷欧突然凑到了濑名泉面前,国王大人的眼里有他和他身后的星空。
「せナ。」
「如果不是的话,我会让他成为的。」让せナ,让我的knights成为宇宙里最亮的星星。
去取代月亮。
然后,成为太阳。

FIN.

【朝俞】朝哥和他的小朋友

一个很傻的求婚段子,瞎写。
OOC. OOC. OOC慎

谢俞觉得他男朋友其实挺好的。
就是傻还情商低。
以致于多年以后这个臭傻逼问他要不要跟他结婚的时候他俞哥居然愣住了。
「小朋友,你觉得我怎么样?」
「傻。」
谢俞想了想还是给男朋友一点面子,补了一句。
「还有好看。」
贺朝:「……」
贺朝想了想,可能是他问的方式不对。
「我是说,小朋友想不想和我这个大帅逼过日子?」
贺朝这句话是笑着说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柔和的笑意。
岁月磨去了少年那些冲动的、不安定的棱角,留下来的尽是稳重和柔和。
哪个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想想有你朝哥我的现在和未来。"
现在就是那个未来了。
「勉强可以。」
谢俞抑制不住嘴角的笑了起来,让那张轮廓分明甚至略带冷漠的脸带了一点点的傻气。
贺朝觉得这个平时没有感情的杀手现在特别暖、特别可爱。
现在真的是我家小朋友了,我的。贺朝想。

【雙黑/太中】Wonderful Dream(01)

OOC慎!!!
中原弟弟出沒注意(性格未還原史實←因為我找不到)

00

醒來吧。

01

中原中也仰躺在學校後山的樹林裡,從樹葉縫隙間透出來的陽光似乎有點刺眼,當他想伸手去遮的時候,一張熟悉的臉孔蹦了出來。

一頭雜亂的黑髮和一雙鳶色的桃花眼——很明顯正是他"親愛的"(去他媽的親愛的)竹馬,太宰治。

「中也?」

他微微瞇起眼睛笑了一下,好像還有點……帥?不不不才沒有,一條青花魚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多了些繃帶嗎?

於是中原中也停在空中的那隻手就這樣拍在了太宰治臉上。

很好,這樣順眼多了。

「做什麼?」

對方笑嘻嘻的拿開他的手,彷彿剛剛什麼都沒發生。

「過去點給我騰個位子呀。」

「……不要。」

一邊這麼說著中原中也側過了身,空出來的位子不多不少正好可以塞下一個太宰治。

他們很常翹課來後山的這棵樹下——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默契。

今天也是一樣,太宰治躺在他的旁邊,夏天的太陽還是一樣毒辣,

而風還是會從中原中也的鼻尖吹過。

02

太宰治從上田奶奶的雜貨店帶來的蘇打冰棒快要融化了。

中原中也一向很不擅長吃冰,汽水味的糖水流到了他的手上,像個連冰棒棍都拿不穩的小孩。

「中也在這種地方還真是和身高相符啊。」

旁邊的太宰治舔了舔手上乾淨的冰棒棍笑著看他。

「閉嘴。」

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便轉頭繼續對付著那根”難纏”的冰棒。

而太宰治笑歸笑,到底還是沒有那麼無情。

「弄髒制服的話,會被中原先生罵的吧?」

中原中也看了看他,想了想他說的也沒什麼不對,便把冰棒遞了過去。

太宰治的手很漂亮。

在遞出去冰棒的那瞬間中原中也腦中閃過了這個念頭。

細長又富有骨感的手指,青色的血管在那白皙得讓人幾乎錯以為是透明的皮膚下流動,增添了一種不可玷污的神聖感,雖然纏著繃帶——但確實是一雙稱得上是藝術的手,可饒是這雙手,此刻也逃不過冰涼的糖水肆意的侵犯。

他竟然看入迷了。

「中也這樣一直盯著我還真是讓人不好意思啊。」

太宰治做出了一副被欺負的可憐兮兮的模樣。

「哈?我沒有!」

然而說這話的人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微紅的耳尖。

03

中原中也不記得他是什麼時候睡著的(或許是在跟太宰治打了一架後?)。

「中也,太陽要下山了——」

太宰治站在他面前,背景是被染成橘紅色的天空。

光線像是穿過了他一般。

不光是那本就白皙的膚色,就連那頭如鴉羽般的頭髮都透著光線。

就像是他要消失了一樣。

中原中下意識的抓住了眼前的那隻手。

還不夠,他會消失的。

「太宰!」

他看向他的眼睛,像是在確認他的存在。

兩個人都愣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抓住的少年笑了起來,像是聽到了什麼有趣的笑話。

「什麼嘛中也剛剛那樣超——蠢。」

他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淚,笑著看對方。

「不愧是蛞蝓啊,不管做什麼都超蠢——」

該死,這傢伙果然消失了更好!

「哈?你這個繃帶混蛋沒有資格講我!」

中原中也甩開了那隻纏著繃帶的手,站起了身。

「我回家了!」

嘖,煩死了。

他加快了腳步走著。

「中也——」

太宰治在背後喚他的名字,他知道轉過頭又是那傢伙煩人的笑臉。

「做什......!?」

中原中也的書包砸到了他的臉上,順著地心引力的作用(作為一個理科生中原同學還計算了一下書包和他的臉所產生的力和反作用力)。

「明天見,中也。」

有個笑意都滿溢於語氣裡的聲音這麼說,接著聽到的是那人的腳步聲。

中原中也把書包拿開,看著天空大聲喊了一句:

「去你的明天見!」

04

「亞郎,我回來了。」

病床上的是中原亞郎。

「歡迎回來,中也。」

他笑著看向自己的兄長。

與中原中也不同的是中原亞郎並沒有兄長那樣張揚的外貌,黑色的短髮和雙眼。

純粹的黑,在中原中也削著兔子蘋果的時侯突然想到的。

和"某個人"(是的不可否認的是他又想到了太宰治)很像但又不是同類人。

他的弟弟是更為晶瑩剔透的靈魂,是因為無法反射任何的黑暗才會如此,可太宰治不是。

誰知道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中也?在想什麼?」

穿著病號服的中原亞郎看著自家兄長出神的表情,先為那隻大概無法成形的兔子默哀一下後,為了哥哥安全的考量——也為了不要浪費食物,強行拉回了兄長的意識。

「沒事。」

回過神的中原中也笑著揉了一下弟弟的頭。

「中也難得會分心啊?」

「因為有了喜歡的人嗎?」

中原亞郎認真的神情令中原中也懷疑了一下醫院的護士到底給他這個長年臥病在床的弟弟灌輸了什麼(然而看到了病床房的少女漫畫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哈?怎麼可能!那傢伙是老子最討厭的人,不,他只是條青花魚!」

「中也喜歡的人是一條青花魚?這還真是值得探討的議題,要讓おさむ哥哥好好教我才行。」

「所以說了不喜歡青花魚……等等那個おさむ哥哥是誰?」

「おさむ哥哥啊......和我一樣是黑髮,雖然很亂——」

亞郎的樣子好像有哪裡不同。

「但是眼睛的顏色和我不一樣,是很漂亮的鳶色,」

專心聽著的中原中也發現了哪裡不對——此刻看著他的雙眼並不屬於他的弟弟,而是另一雙漂亮的眼睛。

「臉長的也很好看,但是卻纏著繃帶,護士姐姐很喜歡他呦。」

亞郎的手上原本並沒有纏著繃帶。

「啊,是和中也差不多年紀的人喔。」

亞郎的聲音並不是這樣的。

被抓住手的那一瞬間中原中也意識到了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是自己的弟弟。

「太宰......?」

穿著病號服的人笑了一下。

「差不多該醒來了吧,中也。」

有兩個聲音同時響起。

#TBC

【雙黑/太中】開車

一個短短的車(?
OOC,排版混亂和無視交通法規。
很久以前的段子,偷偷放出來騙更(

今天是個看不到月亮的夜晚,

做其他事是不太方便,不過倒很是適合做些不可描述之事。

例如正在無人的公路上飆車的某兩位。

中原中也不耐煩的掌控著方向盤,埋怨著自己怎麼會被太宰治這個混帳拐騙出來兜風云云,而他旁邊那位大齡兒童倒是自己玩得不亦樂乎。

「為什麼我大半夜要被你拖出來兜風啊混帳青花魚。」

「中——也——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太宰治你給我把頭伸回車子裡!」

玩夠了的太宰•今年三歲•治好好的坐回了車上,前座的中原中也嘴中仍絮絮叨叨的唸著,太宰治瞇起了他那雙勾人的眼睛,他緩緩的開口。

「中也,把車開慢點。」

「啊?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儘管這麼說中原中也還是減慢了速度。

「因為我要親你呀。」

拉過那張好看的臉,接著,堵上了那張雖然在碎念但是十分好看的唇。

「唔!」

被突如其來的親吻嚇到的中原中也愣了一下,急忙踩下了煞車,兩人分開時,還帶出了一條晶瑩的銀絲。

那雙好看的藍眼睛看著太宰治,它的主人緩緩的開口。

「媽的太宰治沒人告訴你別人開車的時候親他很危險嗎!!」

#Fin
以下開放被騙的隊伍(

【雙黑/太中】俺と彼(我和他)

失蹤人口回歸系列(
然後題目亂取的不要在意
不負責任的重OOC和排版混亂以及本篇中也視角
大概是原著向的分手paro,但是是糖。
請把它當作是七夕更新(喂
=
太宰治跟中原中也分手了,沒有為什麼。

那是在某次的性事結束之後,太宰治笑著看向正在抽煙的中原中也,用他那那好聽的聲音開口。

「中也,我們分手吧。」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盯著那雙盈滿笑意的雙眼,他毫不猶豫的開口:

「哦,那就分啊。」
「記得把你的行李帶走。」

「中也真是無情——」
太宰治把頭埋在枕頭裡,聲音悶悶的,就像受了什麼委屈一樣。

誰才是無情的那個啊。
中原中也翻了個白眼把煙熄掉,窩到被窩裡閉起眼睛,卻發現怎麼樣都睡不著。

==
第二天早上起床時,太宰治已經走了,從衣服到床上的印子一個都沒留下。

中原中也覺得心裡好像多了什麼又像少了什麼。
可能是那傢伙走了之後太安靜了吧。

「那麼多的是什麼?」
中原中也懶得思考,反正少了一個太宰治他還是要繼續生活。

於是中原中也像是以前那樣,繼續去做他的黑手黨,太宰治也繼續做他的偵探社員。

本就應該如此。

打從太宰治炸了中原中也的車那天就該如此。
打從雙黑不再是雙黑那天就該如此。

他們早就應該分開了,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就像一個笑話一樣。
中原中也多想這麼告訴自己,可是他貌似做不到。

看著鏡子裡的那張熟悉的臉,中原中也的心裡有種微妙的感受湧了上來,他不想知道那是什麼。

去廚房喝水的時候他發現了太宰治忘記帶走的蟹肉罐頭,紅色的鐵罐頭在冰箱裡那麼的扎眼。

「混帳。」
他暗暗的罵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不甘心還是其它的什麼情緒。

在強行無視了那個罐頭後他開始準備早餐,像以前那樣,準備了兩份。
是的,像以前那樣準備了兩份。

中原中也開始考慮今天是不是應該跟首領請個假,反正也沒有任務。

理由?

「失戀的散心之旅吧。」可笑得連自己都笑出聲。

===
於是在請完假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好像無處可去。

「中也——我們去海邊吧!」
那是不久前某條青花魚對自己說過的話,雖然當時拒絕了,不過現在看來是個好建議。

畢竟他已經好久沒有好好看過海了。

說來好笑,中原中也住在橫濱也不是一兩年的事了,可他最近一次單純的為了看海卻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還是跟某條青花魚一起看的。

====
大概是太宰治剛當上幹部那會,在某次任務完成後他突然拉住了正要回去的中原中也。
「中也,我們去看海吧。」
中原中也一下子甩開了他的手。
「你什麼時候有這麼浪漫的愛好了?不會是入水的時候腦袋進水撞到了吧?」
「小蛞蝓真是不解風情——以後絕對會一直是處男的吧。」

中原中也嫌棄的翻了他一個白眼,可他耐住了性子沒去揍他。

「......去哪看?」
「哦呀小矮人這是轉性了嗎?」
「再吵信不信我現在就達成你自殺的願望?」
「那還真是令人討厭,被中也殺死太糟糕了,一點都不適合我。」
兩人都安靜了一會,開口的是太宰治。
「橫濱那麼大,總會有海可以看的。」
中原中也思考了一下,他說:「上車。」

=====
站在夜晚的街道上,兩個黑色的身影並不顯眼。
就像他們本就屬於那裡一樣。

中原中也靠在欄杆上抽菸,太宰治站在他的身旁。
「中也。」中原中也沒有轉頭看太宰治。
「幹嘛?你不是要看海嗎?」他有點不耐煩。
「中也。」太宰治湊到中原中也的旁邊,又喚了一聲。
這次中原中也不爽了,他轉過去,不滿的看著他的搭擋。
「——」
中原中也忘記他說什麼了,但是他記得他是什麼意思。
「想啊,我想親你啊,太宰。」

把菸蒂丟到一旁,他伸手搭住他好看的搭擋的肩膀。
他親了太宰治。
那不像是親吻,更像是兩片羽毛輕輕的碰在了一起。

「中也。」
又是一樣的輕喚,把中原中也飄起的思緒拉回了地面。
視線開始清晰起來。
他看清了太宰治的表情。
太宰治在笑,笑得像個人類。

======
對中原中也來說,太宰治的到來很意外,就像一陣風。
還是龍捲風。
一場顛覆他人生的龍捲風。

太宰治是個蹩腳的傢伙,總是說一些討厭的謊言。
可中原中也相信他。

所以鬧劇就到此為止吧。

他撥通了太宰治的手機。

「哎呀漆黑的矮人找我有何貴幹?」
「喂太宰。」
電話的那頭安靜了一會。
「中也。」
「你是不是想我了?」
「誰會想你啊,青花魚。」
他咳了兩聲。
「你現在想不想親我啊,太宰。」
他站在那個人面前笑了出來。
「想啊,我想親你啊。」
那是太宰治第二次笑。
#Fin
你好這裡是習慣性拖稿的阿睡。
非常抱歉總是寫很無聊的文啊,不過果然還是希望有人可以留評。
來罵我也行啊拜託了只有一句話也好w
好了——下次見可能是明年所以先說新年快樂(?
然後這篇大概還有一篇太宰視角吧,希望它不要死在我的文件檔裡(。

【雙黑/太中】說一說三年八班那群癡漢

-段子集錦,OOC注意,教師設定注意

-其實這是中也生賀但是我開了天窗所以今天發(´・ω・`)
-其實我是三年八班班長(不

=00=
中原中也,橫濱第一高校三年八班班導兼理化老師兼班寵
太宰治,橫濱第一高校三年八班國文老師兼全班公敵
兩位常常一見面就打架,但是卻在校園裡曾經如此流傳: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其實感情很好。」
「哼。」中原老師冷笑。
「你可以再說一次嗎?嗯?」太宰老師請放下你手上的美工刀。
=01=
太宰老師上課的進度通常很快,但是也很容易讓人理解,
中原老師雖然上課進度不快,但是卻很詳細。
因此,在太宰老師把本週進度上完的某些時候,
他會這麼說:
「诶~課都上完了啊?同學們拿出你們理化課本我給你們講講。」
然後等中原老師下節課進來的時候得意的說:
「哎呀一不小心就把中也今天要上的內容上完了呢。」
然後中原老師就會揍他,使勁的揍他,然後開始在理化課上下一週太宰老師要上的課文。
同學們:「Execuse me???」
=02=
某次中原老師班的一位女同學被他發現早戀,
於是,百年,不,千年難得一見的場景發生了。
中原老師竟然好好的和太宰老師在談話????
接著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中原老師臉紅了??????
那個動不動就揍宰的中原老師竟然對著太宰治臉紅了?????
據說那天太宰老師在八班的國文課上被審問了。
喔對了,是綁起來全班圍著他問問題的那種。
=03=
難得的運動會要開始了,中原老師也換上了稀有的體育服,
在最後教師接力的單元中由太宰老師和中原老師代表三年級。
果不其然的贏了但是太宰治你摟著中原老師做什麼???
=04=
運動會後就是期中考,聽說這次八班的國文平均是96.4,
關於這點的原因太宰老師持保密態度。
「那是因為我跟他們打賭說如果國文平均不到90我就把他們的中原老師搶走呀。」
在畢業後的酒席上太宰老師云。
高招啊太宰老師。
=05=
那天中原老師因為肚子痛請假了,而太宰老師脖子上的繃帶多繞了一圈。
......是不是不太對?
=06=
太宰老師的領帶樣式不太對。
明明說過斜條紋很奇怪的。
中原老師的領帶樣式也不太對。
明明說過粉色很奇怪的。
直到中原老師看見太宰老師的領帶後。
「太、宰、治!」
「你戴的的是我的領帶!」
…...你倆感情真好哦。(棒讀)
=07=
太宰老師在課堂上最喜歡幹的有兩件事,
一是上理化,二是黑中原老師。
儘管自帶粉絲濾鏡的八班同學們的反應通常是自家老師真可愛。
=08=
根據某太宰氏的爆料,中原老師年輕時搞過樂團。
再根據某江戶川氏的爆料,太宰老師有一整套中原老師的CD。
=09=
雖然有點晚了但是介紹一下三年八班。
橫濱第一高校三年八班,成績優異卻是一群痴漢。
專屬某中原氏的癡漢。
=10=
中原老師生日那天,八班開了很熱鬧的慶祝會。
大家集資送了一大束花和蛋糕。
梶井老師送了一袋檸檬。
中島老師送了一碗茶泡飯。
與謝野老師送了一雙手套。
江戶川老師送了一頂帽子。
福澤校長送了一袋小魚乾。
森校董送了一瓶紅酒。
還有芥川老師送了一本太宰老師照片集(噓,小聲點)。
你問太宰老師?
他說他送了一個小小的、圓圓的、金屬的東西。
=tbc?=

說不定還會更所以tbc,順帶一提那東西絕對不是戒指。


【太中】你看看我家隔壁那對情侶又在相愛相殺了!(一)

原作向AU

又名:天天被閃光攻擊的單身狗日記

本篇為中長篇!維持週更!(目標,但是絕對不會實現(。)

日常提醒一下——

#OOC注意,私設有注意,偏原創角色視角

以上皆可就繼續看吧☆

今天的今枝朝子難得的在星期日的凌晨醒來,呃...準確的說,是從床上起來,因為她根、本、沒、睡!

原因是在半夜的那次聲響後,隔壁還持續發出了各式各樣的聲音,

有鐵器的碰撞聲、玻璃破碎的聲音、摔門的聲音,好不熱鬧!

敢情你們是在開音樂會嗎?!!!!!

真的,沒人投訴他們嗎?!!!!!!!!

有著強烈求知欲的朝子小姐決定去探尋真理。

隨意的拿起一本筆記本,和一枝藍筆,今枝朝子踏上了尋找世界真理的過程。

然後她找到了。

她從3樓走到了5樓,她發現了一個十分恐怖的真相。

那就是——這3層樓裡,除了四樓以外,完全沒有其他的住戶。

原來是沒人能投訴你們啊?!!!!!!

所以你們就能上天了??!

現在的小情侶哦。(搖頭.jpg)

••

今天是星期一,今枝朝子在今天的早上有一節課,因此,她早早的起了床,吃完早餐後便走向了HB大學,

陽光明媚,鳥語花香,沒有情侶,沒有閃光,沒有傷害——本該是這樣的。

直到她走出門後看到了401號室有人正在門口接吻。

白日莫宣淫這話你們聽過嗎?

尊重一下單身狗好嗎?

給我進房間辦事啊喂!

媽的情侶。

今枝朝子在心裡罵出了今天第一句髒話,正當她加快了腳步準備離開時,她在電梯口遇見了那個黑髮的男人——

「小姐,妳好啊?」

他笑著說,一雙桃花眼彎的極為好看。

但是我還是很不好。

「你好。」

勉強擠出了一個微笑的朝子說著。

「小姐看起來很不好啊」

「勉勉強強吧。」

「真是冷淡啊...」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變熱情的喔。」

「真受傷啊,小姐,好歹我們兩家的鍋子是同一款。」

「能別提這事嗎先生....」

他笑得更開心了。但是今枝朝子只想罵巴魯斯(註1)。

「小姐還真是有趣啊。」

「我可不覺得有趣先生,還有,不是我要提醒你,你家那位正在向這裡走來,而且他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我家那位...?」

他擺出了一臉疑惑的樣子,接著很快的變成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妳是說那位小矮人嗎?不用擔心喔他從以前就是這樣畢竟是矮人族的習性嘛所以..!」

「你說誰是小矮人混帳青花魚——」

黑髮男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口中的那位"小矮人"先生飛快的從背後重重踹了一下。

看起來很痛呢。(今枝氏棒讀.jpg)

「很痛的啊中也....」

黑髮男人一邊揉著背,一邊站了起來。

「哈?那是你的問題!現在,請你告訴我什麼叫做矮人族的習性啊?!」

名為中也的橘髮男人比起身為女性的自己有些矮小,但是氣勢卻沒減少半分。

「就是易怒啊,暴躁啊,哎呀小矮人你觀察一下自己就知道了不是嗎?」

「那個兩位....」

覺得心好累的今枝小姐表示自己剛租到房子還不想見證它的毀滅於是出聲制止了。

「....有什麼事嗎?」

橘髮男人一臉不快的說著

「這裡是公共場合....請不要...打架...」

媽呀我為什麼越講越小聲了又不是我打架。

「聽到沒有小矮子,這裡不能打架!」

你這是做死啊先生!!!

「你他x才小矮子,今晚你給我去睡沙發。」

喔,你們睡一起啊。

「小矮子忍心讓這麼帥氣的我睡沙發?嚶嚶嚶我好傷心啊~」

黑髮男人比出了西施捂心貌

「忍心。」

橘髮的先生十分冷靜的說著。

我的眼睛要瞎。

今枝朝子最後打算走樓梯了。

這世界在虐待單身狗,生氣。

#tbc

迷你附錄——

最後太宰治還是進房間睡了,你問為什麼?去問問隔天腰疼的中也先生吧。

後記:

*註1:巴魯斯=毀滅吧

是的我依舊沒達成目標(掩面)

本章依舊沒讓太中二人跟朝子小姐認識的無進展劇情。(眼神死)

最後——留言開放毆打跳票Lo主(。)
(P.S除了@秋刀魚,妳煩死啦www)

你看看我家隔壁那對情侶又在相愛相殺了!(序)

失蹤人口回歸(๑و•̀ω•́)و

這篇是中長篇!在此之後會維持週更!(盡量)

在看之前日常提醒一下——

#OOC注意,私設有注意,原創人物視角注意

以上皆可就繼續看吧☆

對了妹子人設在這↓↓↓↓

戳我

我的名字是——今枝朝子,是一名普通的大學教授。

我現在提著我所有的身家財產站在橫濱某棟公寓的402號室前,

然而,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沒有鑰匙!!!

我親愛的房東先生,你這樣是很容易失去房客的。

說好的鑰匙呢?!!

不爽。

好在,我還有最後一個方法,就是——打電話!

「嘟——嘟——」

在無聊的通話音之後,傳來了房東的聲音:

「喂?」

「你好,我是今枝朝子,請問是杉山先生嗎?」

我忍下了怒火,好聲好氣的說,只差沒對電話那頭的人露出一個完成度100%的微笑。

「朝子啊...?找我幹嘛?」

喔?現在是問我囉?

「你問我幹嘛?說好的鑰匙呢?嗯?」

我冷冷的說,額頭上的青筋似乎在不斷跳動著。

「啊,我忘了。」

「忘你妹啊!!!!!!!」

「哎呀別生氣嘛~我記得花盆底下有備用鑰匙,改天我在把鑰匙送去給妳...」

我沒聽他說完,便將電話掛斷了,接著我彎下了腰,找出了在花盆下的鑰匙。

『還好有在這,不然我絕對會殺了他。』

我心中如此想著,沒想到,這只是我失眠生活的開端,因為我遇上了我的鄰居(又或者說鄰居“們”?)——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

我的鄰居,也就是403室的居住者,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是一對情侶,是的,至少在我看來是如此—儘管他們總是說討厭對方—不過,這並不會造成我的認知改變。

你問為什麼?

這就要從我搬來的第二天說起了。

在我搬到新家的第二天,我那天殺的房東先生為我送來了鑰匙,並給了我一個提醒(我真後悔沒聽他的)他說:「千萬不要把臥室設在距離403室的那間房。」

這可真是個奇怪的提醒,不是嗎?

然後,我犯了個大錯,我並沒有聽房東的話,因為我的傢具什麼的已經差不多就緒了,怎麼可能因為傢伙的一句話就移動,那也太不像我了,於是,噩夢就這樣開始了。

那天半夜,我睡得正安穩,隔壁卻突然傳出了十分巨大的聲響——

「砰!!!!」

那可不像是普通人家會發生的聲音,我甚至以為是隔壁人家的小姑娘廚藝不精,為了宵夜把廚房給炸了(噓——如果被中原先生聽到的話他會生氣的)

我鼓起我僅有的勇氣,拿著平底鍋走到了403號的門口,並敲了敲門。

「那個...有人在嗎?」

幾秒之後,一個身高差不多157.160的橘髮男...人?(我差點就以為他是男孩了)幫我開了門,我從他背後看到了另一個長相和他一樣好看的黑髮男人攤在沙發上看電視,以及一面被平底鍋射穿的牆。

嗯?被平底鍋射穿的牆?!!!!!你們到底怎麼做到的!!!!

「喂,妳有什麼事嗎?」

正當我不知該如何吐槽時,橘髮的男子開口了。

「啊,阿啊啊那個...」

「哪個?」

他歪著頭問我,呃啊這對心臟不太好。

「一定是中也嚇到小姐了~小姐才會什麼都說不出來~」

「啊?!」

黑髮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橘髮男人的身後,原來他叫中也啊....

「呃不,不是的!」

「呃…你家的鍋子跟我家同款啊哈哈哈」

啊不好,似乎被當成智障了。

「....是嗎?」

黑髮男人尷尬的笑了笑。

「那麼?沒甚麼事了吧?」

「呃…是的...」

我尷尬的以光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儘管這在理論上行不通),因此沒聽到那兩人的對話——

「啊啦,真是個有趣的小姐。」

「幹嘛?你又要讓你的受害者名單多加一個人嗎?」

「怎麼會?我覺得還是中也更加好玩一點。」

「你怎麼不去死。」

大晚上吃到狗糧還怎麼睡...

#tbc

總覺得潛水很久了!非常感謝還沒取關的諸君!非常非常感謝!

妹子人設在這誒嘿!

姓名:今枝朝子

性別:女

年齡:24歲

身高:170cm

職業:大學教授

喜歡的物品:書,奶茶,蛋糕

討厭的物品:鼠類,昆蟲

簡介:HB大學的文學系教授,意外的年輕,單身時間跟出生時間一樣長,有著一頭漂亮的黑色長髮,眼睛也是黑色。

是的我不會畫畫,還請各位努力腦補(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