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るさん

灣家鹹魚一條在此!
主推雙黑太中!
來嘛來嘛愉快的小伙伴召集中!

你看看我家隔壁那對情侶又在相愛相殺了!(序)

失蹤人口回歸(๑و•̀ω•́)و

這篇是中長篇!在此之後會維持週更!(盡量)

在看之前日常提醒一下——

#OOC注意,私設有注意,原創人物視角注意

以上皆可就繼續看吧☆

對了妹子人設在這↓↓↓↓

戳我

我的名字是——今枝朝子,是一名普通的大學教授。

我現在提著我所有的身家財產站在橫濱某棟公寓的402號室前,

然而,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沒有鑰匙!!!

我親愛的房東先生,你這樣是很容易失去房客的。

說好的鑰匙呢?!!

不爽。

好在,我還有最後一個方法,就是——打電話!

「嘟——嘟——」

在無聊的通話音之後,傳來了房東的聲音:

「喂?」

「你好,我是今枝朝子,請問是杉山先生嗎?」

我忍下了怒火,好聲好氣的說,只差沒對電話那頭的人露出一個完成度100%的微笑。

「朝子啊...?找我幹嘛?」

喔?現在是問我囉?

「你問我幹嘛?說好的鑰匙呢?嗯?」

我冷冷的說,額頭上的青筋似乎在不斷跳動著。

「啊,我忘了。」

「忘你妹啊!!!!!!!」

「哎呀別生氣嘛~我記得花盆底下有備用鑰匙,改天我在把鑰匙送去給妳...」

我沒聽他說完,便將電話掛斷了,接著我彎下了腰,找出了在花盆下的鑰匙。

『還好有在這,不然我絕對會殺了他。』

我心中如此想著,沒想到,這只是我失眠生活的開端,因為我遇上了我的鄰居(又或者說鄰居“們”?)——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

我的鄰居,也就是403室的居住者,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是一對情侶,是的,至少在我看來是如此—儘管他們總是說討厭對方—不過,這並不會造成我的認知改變。

你問為什麼?

這就要從我搬來的第二天說起了。

在我搬到新家的第二天,我那天殺的房東先生為我送來了鑰匙,並給了我一個提醒(我真後悔沒聽他的)他說:「千萬不要把臥室設在距離403室的那間房。」

這可真是個奇怪的提醒,不是嗎?

然後,我犯了個大錯,我並沒有聽房東的話,因為我的傢具什麼的已經差不多就緒了,怎麼可能因為傢伙的一句話就移動,那也太不像我了,於是,噩夢就這樣開始了。

那天半夜,我睡得正安穩,隔壁卻突然傳出了十分巨大的聲響——

「砰!!!!」

那可不像是普通人家會發生的聲音,我甚至以為是隔壁人家的小姑娘廚藝不精,為了宵夜把廚房給炸了(噓——如果被中原先生聽到的話他會生氣的)

我鼓起我僅有的勇氣,拿著平底鍋走到了403號的門口,並敲了敲門。

「那個...有人在嗎?」

幾秒之後,一個身高差不多157.160的橘髮男...人?(我差點就以為他是男孩了)幫我開了門,我從他背後看到了另一個長相和他一樣好看的黑髮男人攤在沙發上看電視,以及一面被平底鍋射穿的牆。

嗯?被平底鍋射穿的牆?!!!!!你們到底怎麼做到的!!!!

「喂,妳有什麼事嗎?」

正當我不知該如何吐槽時,橘髮的男子開口了。

「啊,阿啊啊那個...」

「哪個?」

他歪著頭問我,呃啊這對心臟不太好。

「一定是中也嚇到小姐了~小姐才會什麼都說不出來~」

「啊?!」

黑髮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橘髮男人的身後,原來他叫中也啊....

「呃不,不是的!」

「呃…你家的鍋子跟我家同款啊哈哈哈」

啊不好,似乎被當成智障了。

「....是嗎?」

黑髮男人尷尬的笑了笑。

「那麼?沒甚麼事了吧?」

「呃…是的...」

我尷尬的以光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儘管這在理論上行不通),因此沒聽到那兩人的對話——

「啊啦,真是個有趣的小姐。」

「幹嘛?你又要讓你的受害者名單多加一個人嗎?」

「怎麼會?我覺得還是中也更加好玩一點。」

「你怎麼不去死。」

大晚上吃到狗糧還怎麼睡...

#tbc

總覺得潛水很久了!非常感謝還沒取關的諸君!非常非常感謝!

评论

热度(32)